本鸽鸽不抽到金皮不改名

不定时更新并且是个短小怪
各位朋友,鸽鸽很短的

【朝俞】社会你朝哥,人骚还作死

●真·小学生文笔


●是在咕咕咕方面很敬业的鸽鸽


●全篇瞎掰


●ooc预警!


●如果以上没问题的话……看文愉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谢俞望着缩在沙发上摆弄手机的贺朝,陷入了沉思……


贺朝最近不对劲。


非常不对劲。


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现在看到自己就拿这个手机躲着。


有时候还会抛弃以往最注重的形象笑的傻乎乎的,活像个两百斤的胖子。


笑完后时不时地就要凑上来亲两口,然后继续抱着笑。


你笑,你笑,你再笑,再笑就把你喝掉。


不好意思隔壁旺旺剧组场地被抢了来我们这里蹭了一下。


谢俞越想越不对劲,总觉得这人是不是脑子出问题,担忧自己以后不会要跟一个傻子过一辈子吧。


想象一下,在晚年时,贺朝坐着轮椅,眼神呆滞,满脸痴呆,嘴巴笑嘻嘻地咧开,时不时留点口水。谢俞站在他旁边,拿着一个手帕帮他擦口水,然后慈祥地对着他笑。


咳咳不好意思画面太美不敢看。


不好直接就这样去问贺朝本人是不是脑子出毛病,只好找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沈捷帮忙出谋划策,看看贺大帅比最近发什么nia。


妈的这个智障为什么要约在厕所说?


沈捷说这是秘密作战,要找个隐蔽的地方。


谢俞永远忘不了去找沈捷解决问题时他那种惊恐的眼神,活像自己基友出轨被打了然后他女朋友过来斩草除根一样。


了解事情经过,沈捷战术后仰,故作深沉道:“这样,俞哥你先回去吧,等我一有消息,就联系你。”


谢俞点头:“行,你赶紧解决,万一真是脑子不好也可以早点治,快点啊。”


说完就走出了厕所的大门。


谢俞刚走,沈捷就仰天长笑:“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朝哥你也会有这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旁经过的大叔惋惜的看看他,摇了摇头:“唉,多好一小伙儿啊,怎么就是个傻子呢。”说完就走了。


觉得自己有了贺朝黑历史可以抓他把柄的沈捷顿时领悟到了什么东西,觉得自己有些凄凉。


我他妈!我他妈一个单身狗!人家小两口的家事!来找我出主意!我他妈的!被虐了都不知道!还笑的你妈的像个乔碧萝一样!


沈捷抽出一根烟,坐在马桶上,从口袋掏出一个打火机。


正准备点烟时,他定睛一看。


卧槽!这不是朝哥买礼物给俞哥时店员送给嫂子然后再送给我的嘛!


沈捷泪流满面,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在针对他。


掏出手机,点开通讯录,出来吧耗子!


“干啥呀想你浩哥呀?”贼兮兮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滚你妈的,老子现在失了人生信念,正烦着呢。”


“你什么时候有的人生信念?”刘存浩不可置信道。


“你他妈…”被打断,“沈捷那小子?”熟悉的声音。


“嗯哼。”这是刘存浩。


“我靠!”沈捷惊呼。“朝哥在你那?”


“对啊,俞哥最近不是很忙没时间陪朝哥嘛?然后朝哥就孤单寂寞冷拉着我说想回味一下他们高中有多恩爱结果就来状元楼吃饭了。”刘存浩顿了顿,“你不知道,朝哥现在讲到俞哥就整个人身边全是粉红泡泡,腻的很!”


沈捷“呵呵”两声“正常。”然后又猛的反应过来,“卧槽,你们在状元楼?”


“对啊。”


“等等我我我我去蹭饭。”


“欢迎欢迎啊。”


“你等着我把你吃穷啊!”沈捷狂奔而去,全然忘了还有计程车这种东西。


“谁跟你讲我请客?”罗存浩道。“今天你朝哥请客。”


“哈?”


“他说今天心情好。我也就纳闷儿了,一边说自己孤单寂寞冷要找人回忆,一边就喊着自己心情好要请客。”罗存浩吐槽。


“没听说过恋爱使人降智?”


“听到是听过。”刘存浩“吧唧吧唧”地嚼着嘴里的鸡腿。


“话说你怎么还不来啊?再不来就没……”“听你瞎掰!这不还有这么多!”


刘存浩话说到一半,就被突然在背后蹦出来的沈捷吓得差点摔下椅子。


“卧槽!你火箭啊?!”刘存浩揉揉自己被吓得不轻的小心脏感叹道。


沈捷薅了一把自己的头发“你捷哥可是风一样的男子。”然后立刻就坐到了刘存浩旁边。


三人就这样悠哉悠哉的吃着。


沈捷突然想起谢大佬拜托自己的事情。


喝口可乐清清嗓,开口对贺朝道:“朝哥,俞哥不在的时候你都不无聊的吗?”


他朝哥正叼着一条鱼尾,听他这么一问,拿纸巾擦了擦嘴,笑的一脸得意,满面春风:“完全无聊不起来。”


一旁的刘存浩黑人问号脸:“那你平时是在干嘛?”


贺朝勾勾手,示意他俩靠近点,一脸神秘:“你朝哥最近在干票大事情。”


经他这么一说,浩捷两人瞬间觉得贺朝在他们心中的形象变得高大上起来。


“那……你是怎么弄得?”刘存浩问。


“什么怎么搞得?”贺朝皱眉,被他这话搞得摸不着头脑。


“就是……你那票大的啊,怎么进行的?”刘存浩朝他挤眼睛。


“就透露一点啊。咳!”贺朝清嗓。“一,在微博上注册个号,然后拍照。二,发一些特别美好的文字,over。”


“……”怎么感觉那种崇拜感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呢。


吃过晚饭,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沈捷在家打游戏,打着正起劲,突然想起谢俞交代他的事情,吓得本来就差最后一个平a就能死的暗影主宰直接被后羿一只大鸟给拿了。


“……”连你个小小后羿都要跟我作对。


打开扣扣,找到划分栏“!危险慎入!”那一栏,点开冰冷的xy两个字。


社会你捷哥,人帅话不多:俞哥我今天和朝哥去吃饭


社会你捷哥,人帅话不多:给你拿到点消息哈


社会你捷哥,人帅话不多:但是……


社会你捷哥,人帅话不多:忘得差不多了……


xy:说


大佬就是大佬,连打个字都透露着别惹我的气息!


沈捷感叹。


社会你捷哥,人帅话不多:好像是说什么先注册号码,然后自拍,最后发点特别甜特别腻人话


xy:好


xy:我知道了


谢俞放下手机,做个深呼吸。


“哈—呼——”


行了,他现在非常确定以及肯定,他的男友也就是那位幸加贝贺名卓月朝的二中名骚去做了网骗。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对劲的?


谢俞很疑惑,难道真的是恋爱使人弱智?


好好一个人怎么就去做网骗了呢?


谢俞觉得自己有必要跟贺朝好好谈一谈了。


“小朋友我回来了!”刚回家的贺朝飞扑过去一把抱住了谢俞,雀跃不已。


“朝哥,你看着我。”谢俞把贺朝的脑袋掰过来面对自己。


“你最近…是不是在网上做了什么?”


贺朝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谢俞,半天才开口:“老谢,你没生气吧?”


谢俞撑起下巴,缓缓道:“我是没生气没错。”他顿了顿,“但你这样,总归是不好的吧。”


“是因为这样很不光明正大吗?”贺朝问。


谢俞皱眉,觉得他们好像说的不是一个东西,但又没觉得哪里不对,于是点头。


贺朝大喜,对着谢俞的嘴就上去啃,“那我以后就按上面的做。”


谢俞纳闷了,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


他推开贺朝:“你说按什么上面的做?”


“我写的同人文啊。”贺朝看着他,“就是那个最近很火还高h的那个。”


“哈?”谢俞终于懂了贺朝在说些什么,“写我跟你?”


贺朝看着谢俞有动怒的前兆,惊道:“你不是知道了吗?”


谢俞怒极反笑:“我他妈以为你在做网骗!”


贺朝再次惊了:“为什么你会认为我在做这个?”


“先不说这个。”谢俞不予答案,挑眉道:“拍照上传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贺朝罕见的有些害羞。“我在微博上开了两个号,其中一个用来写文,另一个……”声音渐渐弱下去了。


“说!”谢俞一脸不耐烦。


“另一个就自称是你,然后拍照证明什么的。”贺朝现在很怂。


“你做了什么?”


“咳咳,你还是自己上微博看吧。”语毕,把手机递了过去。


微博内容如下:

谢俞v

今天老公给我煮饭了,超爱他!!!

[图片:贺朝煮饭的背影]


谢俞v

嘻嘻,这是我家那位送的礼物!!!么么哒~

[图片:红配绿围巾]


谢俞v

男朋友最近工作越来越努力啦,还说是为了我,超感动的!


……


“……”谢俞微笑。“贺朝,你很不错呀,嗯?”


早在手机递给谢俞时贺朝就把他的手+身体从背后环住,让谢俞整个人坐在他身上。


不这样做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谢谢夸奖。”顺便得意了一把。


“我他妈没夸你。”性感谢俞在线面无表情。


“可是老谢你最近那么忙,都没时间陪你亲爱的男朋友啦。”贺朝很委屈。


“唉。”谢俞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想陪你的,但是最近有些人闹事,医院就特别忙,我也不想天天待在医院呐。”谢俞知道自己理亏少见的服软了。


“那……我们继续按上面做的事?”贺朝又骚了。


“你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谢俞瞪了眼贺朝,在贺朝眼里却像是撒娇。“这个星期你碰都别想碰我。”


说完,就把扒在自己身上的贺朝扯下来,一个人回房间了。


对此,不愿意透露姓名与性别的沈捷先生表示:“朝哥这票大的还真是够大。这得亏是朝哥,要换做其他人早躺医院里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我更了……


所以我现在还是憋不出来半个字

太难受了

不仅没脑洞还要写作业

天要亡我


对我好久没更文了……明天会码的,但什么时候码完我就不知道了


虽然说过朝俞的那篇大纲好了可是渣反的那篇完全只是个一时的脑洞完全没想到会有后续所以都是流水账!


而且文风偏沙雕也不是什么长篇我就……


总之会努力的!


对了,明天要去看修修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我要跟各位说一个悲伤的story😭😭😭作为一个腐女我腐眼看人基,看到肖扬说他有独家的渠道我就瞬间两眼发光!结果他马上就告诉我他有女朋友了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好可怜一女的闪暖磕的第一对cp没过十秒就被拆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他们还没虐就be了😭😭😭😭😭😭😭
占tag致歉以及这是本人私心tag😭😭😭😭😭😭😭😭

什么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别欺负我乐乐

讲真,你们体验过那种明明不想出去玩还要被强拉着出来,拒绝还要被怪罪地那种感觉吗?

总之我是这辈子都不想出来旅游了


关注我的朋友们请一定要点进来看看鸭

大家好这里是仿云鸽鸽♂

我不是什么勤快的人,基本上能不动就不动,文笔也属于差的那一类所以关注我的时候请三思!

实际上我的文大纲都是想好了的,但是就是写不出来那种感觉,所以就很闹心。

虽然喜欢脑内码车但是我不会真的码出来的

我要做个清水写手!

我有超——级多个喜欢的天使呀

咸鱼本鱼就是我了

有时候会发些无脑短篇

最后说一次!慎关!!!

【冰秋】当沈垣穿越到渣反(5)

●真·小学生文笔


●是在咕咕咕方面很敬业


●全篇瞎掰


●ooc预警!特别水预警!


●如果以上没问题的话……看文愉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沈清秋慢悠悠地与沈垣走在清静峰的石子路上,脸上带着淡淡笑意,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温馨美……


你放屁!你他妈是搞错了什么,我们的画风才不是这样的,明明就是沈清秋坑完尚清华整个人心旷神怡,拉着沈垣笑的像个傻逼然后等着第二天去看尚清华的笑话。


残忍!


冷漠!


无情!


但是沈清秋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漏了些什么。


“师尊!呜……”


‘艹啊!我把洛冰河给忘了!’沈清秋当即身体一僵,随后立刻搂住怀里的洛冰河,缓缓地揉揉那颗委屈爆表的脑袋,“为师错了,为师不该把你一个人放在这的,别哭了好吗?我们冰河是男子汉呀,你这样要怎么保护师尊呀。”还玩笑似的把洛冰河的头抬起来,对他眨眨眼。


“师尊……”看着眼前心上人温柔的眼眸,洛冰河不由得有些呆愣。半晌,扭扭捏捏道:“师尊……弟子想与唔……”


几乎是“想与”两个字一出来,沈清秋就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当机立断堵住了呼之欲出的万恶之源。


“这周三次已到。”沈清秋冷漠道。



洛冰河委屈,而且洛冰河要说。


洛冰河委屈,但是沈清秋不管。


沈清秋不管,管了就铁定失身。


沈垣蹲蘑菇,默默吃瓜看大戏。


终于,沈垣决定刷一下自己的存在感,“那个……”


洛冰河闻言,随即转移阵地:“前辈有何贵干?”


沈清秋看到这一幕,竹扇轻轻敲下他脑袋,好笑道:“刚刚让你待在这里等候为师,你有乖乖的吗?”


乖乖的洛冰河:“弟子有乖乖的。”


沈清秋一听,喜了,努力压住笑意,正经道:“真的吗?冰河没有违背为师的话吗?”


“嗯……”洛·心·冰·虚·河。


沈清秋终于忍不住扬起嘴角,揭穿了洛冰河:“刚刚听到了多少呀?”


洛冰河弱弱道:“一点点。”


“嗯?”


“都…都听完了。”


看着沈清秋一脸“果然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洛冰河有些纳闷,“师尊是如何发觉的?”


“为师还没去弩顶峰的时候,你对他的态度简直恶劣的不像样,”沈清秋看看一旁看戏的沈垣,“可回来一趟后,就对他毕恭毕敬的。不是你有鬼,难道还是我有鬼呀?”


洛冰河拉着沈清秋的手轻轻地蹭了蹭:“弟子愚笨,不及师尊。”


沈清秋失笑:“你还叫愚笨的话,那叫其他人怎么活呀?”


洛冰河满脸认真道:“其他人我管不着,师尊好便万事无难。”


沈清秋略无奈:“你呀你。”


随后又道:“我等会和…呃…出去逛逛,你去吗?”洛冰河定然是点点头答应。但他实在是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称呼自己。


沈清秋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沈垣。


沈垣耸耸肩,摊手表示:一章也就那么点,明明标题有我,你俩却占了十分之九的戏份,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我的称呼?而后又挑挑眉,坏笑对洛冰河道:“叫我爸爸就行。”


洛冰河疑惑:“爸爸……是?”


“别听他……”


沈垣抢话道:“在我们那个世界爸爸是指所爱之人的朋友或家人,你师尊那个样子是不好意思了。”说完,还瞅了眼脸色怪异的沈清秋,在一旁暗自幸灾乐祸。


听到洛冰河意味深的“哦”一声,沈清秋简直想拍死自己,这就是传说中的恋爱使人降智吗?为什么感觉洛冰河跟自己在一起后属于男主的智商都没了?是不是拍死自己就不用见到自家恋人傻兮兮叫别人爸爸还自以为很懂了的场面?!简直尴尬现场!


沈清秋抓狂。


但洛冰河依旧以为是害羞。


总结:沈垣是能把洛冰河坑的像个傻逼的神人。


…………


时间:戌时


地点:夜市


事件:沈清秋の黑历史被扒


沈清秋很无奈,明明一开始一切都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另一个自己和自己的爱人相谈正欢,而自己并不想插话,甚至想屏蔽他们两个。


太丢人了!


“而且他之前的时候特别喜欢吃糖,有一次家里的糖没了,他就去厨房找白糖吃,结果不小心把盐当成糖挖了一大勺就给吃下去了。”


“真的?”师尊原来是喜欢吃糖吗?


“嗯哼~当然是真的。”真的太蠢了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不在一个频道,但不知道他们依然能聊的很快乐。


而这一切,是这样发生的!





双沈+冰原本好好地走在路上,中途路上经过一群孩子,沈垣顿时脑袋中闪过一道金光,随后露出一个奸诈笑容。


“冰总?过来一下,有事跟你说。”沈垣朝洛冰河勾勾手。“冰总”这个称呼是洛冰河默认的,因为沈垣告诉他这个词在另个世界中指的是对自己爱人很专情的男人(并不),于是洛冰河就满心欢喜的接受了。


沈清秋看着沈垣的笑容就知道这个明明和自己是一个人却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地性格不同的家伙动机不纯。


果然,下一刻沈垣那张嘴就让他听到了恶魔的话语:“你想不想听听你师尊小时候的事情?”


沈清秋大惊。


垣哥!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把我们两个的黑历史一起爆出去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沈垣用眼神告诉他:知道作为书中人物最重要的是什么吗?就是要懂得自己给自己加戏份。况且你们这对狗男男今天把我晒了那么久我总是要报复一下的。


沈清秋想去阻止,但洛冰河眼疾手快的用一只手环住他,另一只手轻轻地捂住柔软的双唇。


沈清秋顿时睁大眼,老脸一红,大庭广众做出这种事,冰妹你都不害臊的吗!


只见洛冰河俯下身把嘴探到沈清秋耳边,动作很暧昧,语气却很委屈:“弟子在师尊身边待的晚,自然是想知道些师尊儿时弟子所没接触到的东西的。”他顿顿,继续道:“弟子……想了解师尊的全部……”说完,还不顾一旁的沈垣,在沈清秋耳垂上亲了一口。


沈清秋很慌,他现在整个人都被撩的有些腿软。


究竟是谁教了你这些!?是谁!?


洛冰河似乎是看穿了沈清秋的内心,认真道:“只要有师尊,弟子可以做出一切努力。”


这方面的努力我并不需要!


沈清秋泪流满面。


然后在沈垣幸灾乐祸的目光下,默默压低存在感。


既然改变不了,就努力降低压力!


然后……然后就是刚刚发生的那样了。


正当沈清秋快要尴尬快要冲出屏幕的时候,他收到了一个让他更加崩溃甚至想朝天大喊一声“系统你妈炸了”消息。


“叮!人物“沈九”将在五秒后传送到苍弩山清静峰竹舍中,请宿主做好准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咳咳!这么久不更新都是因为我懒所以真的很抱歉,所以我这章就比较长(其实只是多加了一个空格),算是个补偿吧!收到女儿的催更就开始码文了,实际上我每天都是只写一点点……而且我发现两篇文来回更会打乱关于整篇文的思路,所以我决定先把沈垣更完再更血族,欢迎抓虫!
(里面的吃盐梗是jr的,我超爱jr!)

【朝俞】这个血族有、可爱(5)

●小学生文笔

●ooc预警

●是个作者是个好鸽鸽

●不定时更新

●如果以上没问题的话……看文愉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回到家的贺朝噗的一下就瘫在沙发上,拥抱着柔软的抱枕,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

“喂。”谢俞看着这人没形象的倒在沙发上,一幅“这个沙发真软我的眼光果然很棒啊我怎么这么幸福呜呜呜此生无憾了”的模样,嘴角抽了抽:这真的是上一代猎王选中的人选吗?

他又瞄一眼刚从购物袋中买回来的死亡配色秋裤(不要问我为什么超市会有秋裤我们家附近的就有),一瞬间释然:大概是两人的审美和品味与对方正好相吻合吧。

一旁沙发上的贺朝被他一喊,见他喊完了又不理他,起了点小小的怨念,趁他不注意,往向沙发这边走来的谢俞脚下悄悄放了一个小小的弹力球,笑等他扑街。

但真要让他摔在地上也不可能,贺朝计算好了谢俞与自己之间的距离,沙发离他很近,就算摔不到沙发上贺朝也能扶他一把。

但是这个脑子缺根筋的家伙显然忘了自己同样还在沙发上,踩到球的谢俞几乎一瞬间就直直的扑在了贺朝身上,头正好倒在他胸前,谢俞甚至还能闻到贺朝身上淡淡的独属于少年的青春气息(说难听点就是汗味),他有点懵。

看着胸前毛茸茸的脑袋,贺朝也有点懵。

我是谁?我在哪?我现在要干嘛?为什么他会倒在我身上?我为什么还不推开他?我现在应该说些什么?气氛为什么这么尴尬?

倒在贺朝胸前的谢·柔弱娇妻·俞:……

啊上任猎王到底为什么要选这人当继承者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为什么要选个制杖啊?选个正常人不好吗?一定要猎王这种神圣的身份陨落吗?

谢俞突然心好累:我感觉我像个家里贫穷村里希望的少年来到大城市中却因为最终目标是个傻逼自己也差点变成了傻逼的傻逼。

这两人心里活动一个比一个丰富。

最终还是谢俞打破了寂静:“咳!贺朝先生,请问您能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到我身上的那双贵手稍微的抬一抬吗?”

贺朝一看,果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手就环到人家腰上了,脸霎时间有点红:“啊啊!可以可以!”

谢俞从贺朝怀中出来时看了眼对方的脸色,随即嗤笑一声:“看不出来啊,你还挺纯情?”

贺朝回:“不然你以为我是什么万花丛中过的风流人物?”

谢俞继续道:“我看你昨天今天说骚话不是一溜一溜的吗?怎么,还搞个体验卡有时限的啊?”

贺朝一脸怪异地看着谢俞:“你们血族那么落后?不知道有百度这种东西的吗?百度一下你就知道~”说着,还故意用一种嗲嗲的声音对着谢俞“啾咪”。

谢俞强忍着内心把这人打一顿的冲动,又道:“你还去专门搜些这种话?”

贺朝道:“没有啊,小说里看的。”说完,还特别得意的在谢俞面前晃晃自己的手机书架。

谢俞看了一眼,随即哑然。

《皇城帝少:娇妻别跑》

《霸道前妻来找我》

《重生之我是天才大少爷》

《万人迷养成之媳妇太傲娇》

……

谢俞决定以后不对他发脾气了。傻逼嘛,宽容一点,关爱智障儿童从你我做起。

想着想着,贺朝已经津津有味地开始看起小说了。

谢俞看看贺朝,叹了口气,努力拾起一个微笑:“你不吃饭吗?”

贺朝看都没看他一眼:“当然吃啊。”

“那你现在……?”谢俞疑惑。

贺朝回答地很自然:“看书啊。”

一会,他又转过头:“所以你赶紧去煮饭啊。”

“我!”谢俞差点一个箭步上去让贺朝断子绝孙:果然还是做不到对他没脾气啊!!!

贺朝盯着谢俞,半晌,开口道:“好饿。”

“……我知道。”

“煮饭呀。”

“老,子,不,会!”谢俞死死的看着贺朝,一字一顿的说,“而且你家没有厨房!”

他觉得自己快被贺朝搞崩溃了。

贺朝摊摊手:“巧了,我也不会。”

空气顿时就安静了,两人大眼瞪小眼。

“那你买这么多东西是为了什么?”

“是哦。”贺朝夫斯基陷入了沉思。

谢俞翻个白眼,转身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血袋。

至于门外那个制杖……再您妈的见吧!